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酷跑马拉松训练营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301|回复: 4

爷爷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-5 15:0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云飞扬 于 2018-1-8 11:38 编辑

爷爷

    我记事晚,大约5虚岁左右才有了朦朦胧胧的一点自我意识。印象里最早出现在我记忆里的是爷爷,爷爷给我和叔家的妹妹一人刻了一个木头陀螺。我抡圆了小鞭棍凭着蛮力把陀螺从街门口北面抽到了南面,得到了爷爷的赞许,最初记忆里这个片段挺开心的。
      
    有了记忆真好。接下来的故事就多了,爷爷从外面赶集回来,买了两双袜子,我与妹妹一人一双。爷爷带回来了两个小皮球我与妹妹一人一个。爷爷早上吃荷包蛋,我和妹妹一人一口。爷爷取回新鲜的牛奶,我和妹妹一人一口。爷爷高兴啦,倒了二两小酒,用筷子一沾我和妹妹一人一口。再后来我离开老家,回到父母身边。对爷爷的了解却更多更清晰啦。
      
    爷爷的峥嵘岁月
      
    爷爷有一个令我倍感自豪的身份:解放军老战士。爷爷是1946年当的兵,其军旅生涯历经大小战役无数,其中最艰苦的一役,也是爷爷经历的第一场战役,就在俺们老家回里镇的狮子山。当时解放军有一套成熟的战法,那就是集中优势兵力,全歼敌一部。爷爷所在的部队是地方武装整编的部队,好像叫福山区独立营。装备极差,不属于优势兵力,只能负责最残酷的阻击战,为主力部队全歼敌一部赢取时间。
      
    狮子山战役在烟台解放史上是不可磨灭的一页。我听过很多亲朋好友们提起过,当然,好奇的我也亲口询问过爷爷:爷爷,狮子山战役咱们打赢了吗?爷爷说:“打什么赢了,装备那么差,根本打不了人家。”“爷爷您当时拿的什么枪?”“一个连队根本就没有100条枪啊,我没有枪,只给了我两发掷弹筒炮弹。”“哇,爷爷您是炮兵啊!”“掷弹筒是部队自己做的,那东西不准,我把炮弹在地上一磕,用手扔出去了……”
      
    我所了解的狮子山战役是这样的,国民党一个团的正规军前去救援被围困的部队,路过狮子山时,受到解放军地方武装福山区独立营的阻击。福山区独立营装备极差。据悉,爷爷的老班长只发了三发子弹,大部分战士用的是土枪和装火药的猎枪,还有不少人拿着红缨枪和大刀片。自制的土手榴弹有是有,威力却与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大相径庭,据说,能炸两开就是好手榴弹了。大土炮就更不像话了,从山顶上只能打到半山腰,而国民党的迫击炮,从山底下,一下就能打到了山顶上。所以这一战情景极好推断,枪战只进行了一小会,然后解放军就没弹药了,接着凭借地利,解放军与国军展开肉搏。爷爷说他们连里有一位勇士,伏在半山腰。等敌军上来了,冷不防跃起,一把夺过来一挺轻机枪。那时党的部队也奖罚分明,战后就被直接任命为连长。当然,战争是残酷的,光靠勇猛肯定不行,装备和人数上的劣势让福山独立营损失惨重。奶奶告诉我,当时一阵炮弹过后,爷爷身上叠了三、四名战友。虽然狮子山战役打输了,却为主力部队赢得了足够的时间,从而围歼了另一部敌人。从全局看,解放军完成即定作战任务打了个大胜仗。
      
    在这里我必须要提一下的是,在狮子山打完阻击战,福山独立营在当天从福山区回里镇撤到张各庄镇,然后取道高疃镇直达栖霞市。仅用了半天时间就跑完了这70多公里的山路。所以有时我想,虽然跑马拉松靠的是日常的训练量,不是靠意志力。但我们与革命前辈们相比,差距却就在这意志力上。
      
    还有一个故事,在撤退中,有一位战友突然对爷爷说:“不好,老姜,你帮我看看,我后腰是不是中了流弹。爷爷看了看,智慧的回答:“没事,就擦破了点皮,赶紧撤吧。”那名战友也挺大路,跟着爷爷一气跑到栖霞市。等到了集结地一看自己是真中弹了,当场就瘫软在地动不了。爷爷得意的说,如果当时我告诉战友他中了流弹,他肯定跑不动,说不定就被敌人俘虏了。
      
    狮子山战役让爷爷从一名新兵变蜕变成了合格的解放军老兵,在战场上越来越游刃有余。跟随着部队,一路打到长江边,历经大战小战无数,幸运的是一次也没挂彩。配枪也从无到有,到中正步枪再到38—10步枪。
      
    在这里我要骄傲的声明一下,想当初解放军百万雄师过长江,俺爷爷就是其中的一员。装备精良的先头部队,坐着大船突破国民党的长江防线直扑南京。爷爷的部队作为后续部队,也紧跟着过江,由于当时船只严重不足,大部分都用来拉先头部队,爷爷他们的部队所乘坐的“船”大都是临时用门板对一块,再用麻绳一绑,就称一条船。不用国民党打,到江上浪花大点自己就忽忽悠悠的往下沉。爷爷就眼见着前面有好几条“船”都自己在江面上沉了。
      
    爷爷的仕途
      
    解放战争如火如荼,解放军的主力部队攻城掠地,打胜仗如家常便饭。爷爷的部队装备差,大都负责阻击战,所以打败仗也如家常便饭。一提到自己部队的战斗经历就唉声叹气,连连摇头的爷爷,在1949年4月南京解放后时来运转了。当时解放军主力部队继续追击国民党残部,爷爷所在的部队战斗力不强,就留在南京,编入公安部门维护南京秩序。本来能拿上三八10就颇感满意的爷爷,这回配上了20响能连发的盒子炮(驳壳枪)。有了精良的装备,爷爷这些老兵们如虎添翼,再加上有百姓的支持,什么小偷,恶霸,土匪,国民特训的特务在南京没蹦跶几天就基本上被肃清了。叔叔告诉我,爷爷获得的“优秀侦察兵”证书上盖着手掌那么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印。
      
    南京秩序维护好了,大多数战友都返了乡,爷爷却被留了下来。因为爷爷识字,爷爷没念过书,是在部队参加的识字班,为了能跟奶奶通信,爷爷在识字班学习是部队里最努力的一个。一本老式的新华字典,被爷爷翻烂,吃透。这一点父亲跟我说过:写文章,做算数你爷爷肯定不如我们,论识字解字咱们都不如你爷爷。
      
    所以爷爷能看懂上级下达的文件,再加上成分好——贫农。很快就被调到了南京市公安局的检察科,那时公检法没分家,相当于现在的检察院及民事法院。在新岗位上爷爷一边秉公办案,一遍刻苦学习《毛浙东选集》。年底了,爷爷被评为典型标兵,在南京党校学习两年后,调任南京市浦口镇(现在叫浦口区)当副镇长。至此,作为一名没上过学的老战士,爷爷的仕途也基本上到头了。1958年大炼钢铁开始,全国在武汉建了个点,各地干部都去学习练钢铁。爷爷作为主抓浦口区工业生产的副镇长自然去了,经过短暂的学习后,回到浦口镇炼钢,一没技术二没条件三没时间,匆忙上马,很快炼钢失败。爷爷感觉这一下失了威信,就写了辞职报告,脱下官服回山东老家去也。
      
    我问爷爷:“爷爷,您要一直留在南京多好,南京是全国一线大城市,福利待遇可比咱们这要好很多”。爷爷说:“在南京不好,要天天写报告……”
      
    爷爷回到家乡,继续老实本分的工作,清清白白做人。常常下乡扶贫支教,和乡亲们吃住在一起,劳动在一起。以至于十年文革期间,爷爷身为老干部,却从没受到批斗。因为一向能扯的红卫兵小将们认为,说姜大伯是反革命,走资派,这也太能扯了吧!
      
爷爷的离休生活
      
    爷爷是在福山区镜子厂离休回家的,那些年离休档案在企业的,离休金涨得很少,在事业涨的多。后来爷爷的档案被转到事业,企业又开始涨工资,事业反而涨得少了。对于这爷爷却看的很开,他豁达地说:那么多战友都牺牲了,我这知足啦。
      
    离休后,爷爷和奶奶一起在家抱孙子。把我们四个孙子每人都抱到五六岁。再得了闲,爷爷练书法,写对联,上山打枣、挖野菜,去海边钓鱼,练练健身气功。
      
    说到气功,爷爷会的真不少,会太极拳,太极剑,八卦掌,和尚桩,大雁功,香功,总之除了不成调的法轮功,爷爷几乎练了个全乎。后来法轮功犯事了,上面下了令,不让练法轮功。等“令”一级级下到农村,就变成了:不管什么气功都不许练。爷爷一拍巴掌坚决支持中央决定!领着全村老少乡亲在自家大院跳起了交谊舞,交谊舞是爷爷在南京时学的,那是大城市的新鲜玩意。乡下人没见过世面,您说这交谊舞多洋气,谁还去练什么法,转什么轮,练什么功啊。每天一早一晚,爷爷家学跳交谊舞的人,从家里排到院内,再站到街口。别村的村长主任,天天搬着板凳盯练法轮的防止他们串连,俺们老家的村长主任,却天天在家睡大觉,以前练法轮功的乡亲都凑在俺爷家,发愤图强,一板一眼的学跳交谊舞呢。
      
    岁月不饶人,爷爷94岁了。子孙满堂,重孙子都有4个的爷爷得了重病,一病不起。弥留之际,爷爷对爸爸和叔叔说,趁你俩都在,我要交代两句。爸爸和叔叔赶紧凑过去细心聆听,爷爷说:“少年纪们(孩子们)的事,咱们不要管……”
      
    有幸,我工作便利,在医院伺候了爷爷30天,但爷爷还是走了,爷爷走了,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……
      
      
    驰骋,戎马八千里锦绣山河,略书峥嵘。
      
    言简,少年纪们的事不要管,就此别过。
   

发表于 2018-1-5 21:07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得很好,拜读了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-6 08:3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渊缘 发表于 2018-1-5 21:07
写得很好,拜读了

早上好渊缘大哥,谢谢您的鼓励。
发表于 2018-1-8 08:5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是一遍追忆爷爷的文章,字里行间饱含了姜哥的对爷爷的崇敬和热爱。

读完后一个在烽火岁月中戎马一生的老革命的高大形象,仿佛就在我们眼前活灵活现的出现。

深知姜哥对爷爷的感情,噙着眼泪看完!
发表于 2018-1-8 13:0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姜哥的文章就是耐读,真挚、朴实,有文采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Archiver|酷跑马拉松训练营|鲁ICP备13002301号|烟台跑团联谊会官方网站|酷跑马拉松训练营    

GMT+8, 2018-4-21 02:18 , Processed in 0.190226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